F1150029.JPG  

 

一棵矮松

星夜於偏荒巒腳

攀登一座狂傲山峰

無論那孤寒之巔多高多遠

不需要雙腳

不需要翅膀

只念頭到處,一瞬即至

 

一棵垂柳

身歷茂林浸沒於洪荒

潛望僵冷無底的海溝

即使深過地殼邊界

不需要鱗鰭

不需要四肢

只念頭到處,一瞬即至

 

一棵白榕

陷落斷層狹縫黯處

伸展枝葉到板塊的盡頭

儘管岩層堅實難破

不需要氣根

不需要雨水和光

只念頭到處,一瞬即至

 

當潮水退去

晨曦灑落更迭的大地

它們靜靜褪去了那層虛妄的厚皮

才終於明白自己只是

一棵做夢的樹

創作者介紹
yo

YO

y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