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10026.JPG  

那棟七十層的高樓,兀自站在盆地中央,以防禦的姿態。

它的水銀色外衣,鋪蓋了一層晚霞的斑斕,並將殘餘的光線丟棄在,一對迷失焦距的眼睛之中。

那年青人盤坐著,六線道寬之柏油路上,有乾枯的信念。

高樓背後孤影斜躺。

除此之外地表上,只剩下遺落的沉思。

 

 去那樓中尋找被棄置的自己吧,如果忘了那

 陳舊發霉的氣味,也

 未嘗是件好事。

 

在某層樓的西南側的角落,他推開了門,湧出卻是他懷念的,沉了十年的黑檀木氣味,輕輕地填滿了他委靡的肺部。

泛黃的陽光用以古樸的表情,鬆軟緩慢,滑入牆緣的舊木頭床上,……。

他蹣跚走近,似故意忘卻掩門。

 

 如果光線一刻靜止於此…

 

他轉身在床緣上坐了下。

 

 如果聲音化作凝結的雲…

 

他閉上了眼,鬆脫那具與靈魂矛盾的疲累身軀,在佈滿灰塵的床單上;

暫時,暫暫時,與反白的自己道別。

創作者介紹
yo

YO

y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